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 天涯明月新 朝暮最相思

关于

他的事.183

梦是个好东西。
可以有长短,可以辩忠奸,可以选择理解,可以选择弃权。一切以一种诡异荒谬的合理性存在着。
他可以在梦,被一群人追杀,然后想着想起在窗台边拿着金色烟斗的手,在烟雾里轻轻磕掉烟灰。接着,他可以选择不相信这一切,退回到一个废弃已久的火车站台,周围缠绕着神秘藤蔓,阳光明媚,星星点点投射下来,有气味芬芳,让他想起蘅芜苑。远处一直绿到黑压压的山洞,他忽然害怕,开始给他打电话,一直没有接听。可事实上,他并没有所谓的联系方式。
世上要真有游仙枕,他愿意一试。反正一试便是一世,下一世再修。他就是个得过且过的人。

感官是平均分配的

在秋稻熟透之前
他把眼睛蒙起来
躺在屋顶聆听蝉鸣
他听见 天空的蔚蓝
听见湖水的清澈
听见谁的叹息 划过他的耳侧
他听见猫的背影说渔火
听见开花的枝头说离合
他睁开双眼 发现自己
原来 没有耳朵

他的事.182

他决定,开始渐渐原谅一些事情。
有些痛苦是自己找的,他认为。
灯火阑珊处,究竟是灯火牵扯出的思绪,还是阑珊的意境?灯火始终在,那么,意境根本就是脑内自己循环的一种无用。
如果,最初的相遇都是不实,之后的一切都不算是谁的错了。
那一眼,他站在窗边抽烟的侧面,烟雾勾勒出一些奇思妙想,呼吸之间的甜味,都存在于他以外。
他是风景,如诗如画,如梦幻泡影,所以自己就不该像个游客强行在景点拍照那么不雅。这种卑怯的姿态一直都是他的拿手好戏,特别享受其中的酸涩。

孤独的人都多少有点病吧,他想。

每个人最好的归宿,都是自己。他经常问自己有种离开自己吗?答案是没有。他特别会认怂的,说服自己比什么都容易,每个人都有缺陷,遮丑这件事...

看选秀节目一大好处就是能听到很多没听过的好听的歌

原唱很有特色 唱法和声音都很独特
找不到选手唱的分享版本 唱的很棒

不懂😢不懂巴洛克不懂亨德尔在想什么…这么多年了还是不懂😢没缘分

告诉我 会有转机 拜托

他的事.181

他不知是哪里来的记忆片段。
黑暗的前行的车厢,他在窗边。眼前辽阔的黑,远处点点的灯火。内心宁静而向往着什么,陌生的,彷徨的,又为之期待。
之后的日子里,他总是时不时的想要找到那种感觉,深夜出门,独自开车,但他发现,开车的人,绝不会有这样的记忆。
远处的灯火和近处的辽阔宁静,不属于在事里的人。
他从警局回来,深夜的街道,洒水车刚清洗过的洁净,空气中水气氤氲着玉兰花香,潮湿而甜美着。
什么时候面目可憎了?他从不承认自己的恶毒和狭隘,坚持着一颗泡过福尔马林的赤子之心。

球猫猫伴你入睡

他的事.180

那一刻,他仿佛听见内心深处,有浪涛拍击礁石的声音。但他依旧定定的站在那里,站在他面前,毫无声响。
他感觉自己的内心变成了巨大海绵墙,能量大到可以吸收任何声响,包括悲痛,呐喊。
说他不会痛吗?其实也不然,只是有些疼痛长久以来,变成习惯,渐渐变成茧。
一层坚硬的外壳下,海绵墙的内里,他变成了自己的怪物。
而这种怪物,也许就是世人所说的,大人吧。

该说点什么好啊
亦不过是 久别重逢
才发现 长长一条路 哪不是掉头的地方呢

1/92

© 凤楼饮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