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 天涯明月新 朝暮最相思

关于

他的事.191

他到那座古城里闲坐着。他似乎就是来闲坐着的。

莫名其妙的一个冲动,收拾背包,买车票,搭上旅途。这一切都太符合他的个性了。要走的时候,就是要走,不用煽情。

他坐在还没到人声鼎沸时的巷子里,酒吧还闲散着百无聊赖的人,有洋人倚着栏杆喝啤酒。这巷子有个极香艳的名字,叫粉巷。在当地出名的很,古时候在最繁盛的时代,这里专卖女红脂粉,啊,也许是古时候的香榭丽舍。

外面开始飘进来爆炒的气味,他一个人没到饭点就来酒吧街坐着,连店员都奇怪。叫了伏特加混柠檬汁,这是他出洋回来唯一愿意留住的习惯,觉得这种酒里有没落的味道,就像这里一样。

他总喜欢没落掉的东西。读书的时候,明明穷的只能吃土耳其大饼,却还是到二手...

他的事.190

他在岸边迎着风,江水流过这里时非常柔情,岸边灯火点点,痴男怨女们在纠缠不休,他看着,在喧闹的音响中独善其身。
这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著名的小镇,那个斯文的作家曾用柔情似水的笔触怀念过它,它是值得爱的,像湘女们翠绿的腰带和桂花油沁过的发丝,值得细细体会。
远处的姑娘放出河灯,在如琼酿的江水里,是否真的有愿望,不得而知,但他有。他但愿自己不在爱上任何人,包括他自己。他不奢求久别重逢了,更不向往所谓的天造地设,要命的缘分,逼着他去见他所欠下的一切债务。
灯火阑珊的吊脚楼,每一盏灯火都是一片欲望的战场,人渴求安稳,却又不甘寂寞。
他真的相信他自己吗?不得而知,他只觉得,能不结的缘,便不结了吧。以免来世,欠的更多...

别问我

我会爱上你
或许也不是因为你的优秀
而是因为
风吹过云端时
你的漫不经心
我也许是尘埃里的一份子
而你的气息
让我 五体投地

月亮的美某种成都上是因为夜的黑
所以 我爱你 很有可能 是因为
你不爱我

喜欢漂亮的老房子

他的事.189

他常做一些特别无谓的,特别无聊的窥探。

他喜欢一个人,喜欢了很久很久,久得都不愿意去想。因为他知道,这件事,那个人也不会知道的。

他辗转在网上搜索关于他们的关键词,翻天覆地的,一个一个的翻,终于在一个已经忘记长相的熟人主页找到了,一个已经荒废已久的站点。从此,这个站点犹如一辆只有他一个人的列车开往的秘密小站,远处山花烂漫,近处斑驳的站牌,老旧的长凳,圆的大大的挂钟上,时间永远停留在荒废的时刻。他开始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企图心,这个小站够他沉溺一辈子。

在这里没荒废以前,他发现那人的一些事情,他发现,自己原来对那人了解少之甚少。是的,也无非是两年多的同窗,见面聊得也都是学校的事情。他不知那人...

他的事.188

他在北欧深秋的时节,莫名其妙的被一群朋友拉了去一个波罗的海边的叫zempin小镇。

镇子很小,单车一天不到就能来回。镇上没有企业,全是别墅和宾馆。

因为是秋天,天气已经很冷很冷了,他从双层的火车上下来,裹紧了羊毛大衣,有点后悔。

火车站很小,比地铁站还小,一个巴洛克时期建筑风格的尖顶塔楼,乳白色墙面,没有候车室,只有一个售票口,还不是什么时候都开的。他在窗口买了回去的票,随朋友走出去。

深秋的天空,你知道的,是那种透明发暗的蓝色,像一整块的冰,慢慢延伸下去,延伸到了一整片的海。刮风,海鸥把自己的翅膀打开,把身体放在风上悬空。一丝云也没有,太阳无比的大而明亮,但却一点温度都感觉不到。那晚...

他的事.187

河对岸,种着野杜鹃。有大红的,带点粉的,紫的。密密麻麻,弯弯绕绕地铺了一河岸。远看上去,绒呼呼的。

其实也不算是河,当地叫涌的。城市里好多条,他也数不清,只知道旧时,会有乌篷船划过,瓜果蔬菜,载人载客,还有那大红漆的,专门唱地方戏。

他对水到是有天然的安全感,所以想象着旧时的那些个,在黑白照里的景象,觉得现在始终是缺了些感觉。

江是条有知名度的江,江对岸有所知名的学校。当年只有江上一个校门口,有个漂亮的大牌坊,是个码头,所以学子们都坐船去上学。有百年?后来城市扩建了,地方大了门口也多了。再后来,学校也有了新的校区,搬到了别处。老牌坊搬不走,照样子做了个一模一样的放在门口,怪怪的。

城市...

无滤镜朝霞
总能想起小时候听的故事
可能是七仙女吧
说织女在天上织布
撒在天边 就是天边的彩霞
那时候的儿童故事还是挺棒的
是磁带

你在屋顶坐着
就这么懒懒的
白色背心上有烟味
抬头闭眼

从那以后
我就认为
阿根廷的阳光
永远那么刺眼
你的侧颜
永远美不胜收
你 果然 成了
永远

1/93

© 凤楼饮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