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 天涯明月新 朝暮最相思

关于

你要的酒解渴吗

我想
就用这月光煮酒罢
你也别嫌它淡了
只是不再剪灯花的手
生疏罢了
我想
裹着雨夜的梦睡着
也无意擅自叨念谁了
只是这青皮的果儿要红了
你会爱的

他的事.176

他觉得“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”这句话特别好。

他站在人海里,看到了古人过尽千帆的落寞。
白苹洲里没有故人,这里也没有。
令人悸动的是幻象,人早就死在他离开的那一句没有的决绝。
他想,罢了,那些过往从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。自己沾沾自喜的现在,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个过客,甚至有些狭隘。
他被歌词骗了,当年梅雨季的雨,到今日也没有最美的屋檐,只有自己站在车站等车的寂寞。好在他不用搭公交回家了。

唯愿生死各安好,今生不见换来时。

终归是,不见的好。

安眠药有酒精的作用吗

这种潮水一般的意念
不知配不配得上思念的词
那过尽千帆的茫然
才知道即便当年奉为朝夕
也不过是红尘里的若干
他记不起你 你记不起他
他会忘了他 她会记得他
雨水的夜 在这里 太多了
你不过是 离开久了

一辈子 能重复几次的话 还真的不太多

他的事.175

他心目中,美丽的海,是黑色的。

黑夜把海水映成黑色,海鸥睡觉去了,沙滩有一半因为涨潮而吞没,有浪,有风。

看了电影,接着就又梦见了那样的景象。他爬上很高很高的桅杆顶端,往下看,心生恐惧。船在下沉,直到淹没他。

他不怕水,所以那种窒息感里透露着一些快感。


他曾去一个叫zimpin海边的小镇。第一次去跟一些不太熟的朋友。当天去当天回的。觉得不是很尽兴。

第二次去,其实都记不太清楚在哪里下车了,可还是出发了。早上出发,火车先是ice,后面又转双层慢车。换车的时候,停站在一个乡村小站,四周是油菜花和一个荒废的木工厂,大节的圆木堆砌在那里,游客纷纷拍照,虽然荒凉,但是美的。一层放了单车,还...

他的事.174

远处的那座山陷在雨里,他眺望而去,不知如何是好。

他养了花。他曾经从不认为自己是会养花的人,他不喜欢处理泥土。

果然还是年纪大了,他抱回了四盆花,两盆白茉莉,两盆蜀葵。

茉莉开花了,就这风,一阵阵的苦香,夏天再适合不过了。

最近,其中一盆蜀葵叶子渐渐蔫了,他感到莫名,明明浇灌方式日照时间和其他的都一样,怎么他就自己放弃了呢?

他觉得,一定是,他不喜欢他养。在思考着,要不要把他抱下楼,种在土地上。

感情若能这般大度,忘川水能下去三尺深。


他曾在感情初期使了些小心机。比方说,怕打雷这件事。

开玩笑....从小在岭南的强对流天气下疯跑的娃能怕打雷?

但人总喜欢被保护不是嘛,直到...

近云远山空似梦 如今更迭乱乱 轻舟远去夜将晚 明朝从此记 再散也无端

说真的 最近发生很多事 眼看着未来滚滚而来 有点喘不过气 人生的路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知道选择的错与对 这个很难说

一切都会好起来的
等一等 也许明天转机就会出现

祝自己 心想事成 万事如意吧
我会拥有幸福 拥有能量

1/90

© 凤楼饮宴 | Powered by LOFTER